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网赚论坛之家_国内最大的手机网络赚钱项目资源兼职交流论坛分享平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331|回复: 0

王峰:区块链就是金融互联网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7-4 05:44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6月30日,由媒体训练营主办的“新希望·新物种——2018媒体训练营年会暨新经济峰会”成功举办。峰会现场,火星财经创始人、蓝港在线董事长王峰上台发表了精彩演讲。他讲述了个人从软件到互联网,再到all in 区块链的创业经历,并说自己是一个超级喜欢创业的人。

  《媒体训练营》的记者在采访王峰时,曾经总结出来一个十年定律:在中国互联网行业,王峰是这样一个存在,每隔十年就会完成一资“大跃进”,一次“超级跨越”,一次其他人不理解、觉得不可能的跨越。
  1997年,王峰是重庆某中学的一位数学老师,那一年,他来到了北京,加盟当时中关村最火的软件公司金山软件。2007年,金山软件香港上市,作为公司三号人物,高级副总裁的他却选择了离开金山软件,创立蓝港在线,高调杀入互联网游戏行业。
  2014年,蓝港在线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。2017年,无数互联网行业人士还“看不懂”的时候,王峰“all in区块链”,创立火星财经。
  北京二十年,只工作过两家公司,很难;两家公司都上市了,这更难。北京二十年,王峰的故事已成商业经典。
  前不久,王峰刚刚宣布辞去蓝港在线的CEO,仅留作董事长。多年创业伙伴瘳明香接作CEO,负责蓝港在线日常运营管理。
  王峰十年,十年一跃,每一跃必成经典,所谓“王峰定律”。这一次杀入“all in”区块链,创业老兵王峰的新故事让人期待。
  以下为王峰演讲全文:
  上来还是蛮忐忑的,主持人把我描述的好惨,主持人说我自己好像没想明白,一冲动就进去了,我确实想过在我的人生里好多次冲动。
  1.金山十年:与雷军做战友
  1997年的时候,我确实敲了一家公司的门,当时这个公司在海淀区知春路的一个路上,那时候海淀中关村还是很多小树林的状态,除了海淀大街两所学校以外,都显得空荡荡的,剩下就是批发市场。
  我那时候敲了一家公司的门,这家公司叫金山软件,出来接待我这个人年轻轻的很有礼貌,说我叫雷军,就这么给他打工了,这一路上就干了10年,很多人说我折腾,其实我也没怎么折腾,我就是参与了两家公司。
  早期教书不算,教书就是上辈子的事了,常在梦里想着,自己还教过书,很多人说我教小学,我说这么大个子教小学怎么行,我教的高三,教的反三角函数,教的双曲线,教到那年就教不下去了,总觉得自己想折腾,所以那年我就出来了。
  稀里糊涂就投奔了中关村一家公司,本来加入金山之前也在想,要不去传电脑,满地都是传电脑,在我眼里那是最酷的事,鬼使神差,所以就去了金山。
  早期从金山软件,你们可能用过一个产品叫金山词霸,还有点本钱吹牛,再过10年就没有人知道了,我做了三年的产品经理,1997年干到2000年,雷军把我放到VP,那时候觉得自己好年轻,看着好多人都觉得别人都比我敬业,有印象就是当时读书读到联想为什么,觉得去不了联想,方正这样的大企业,去一个小破软件公司。

  但是也没想到这个公司后来这么牛,后来这个公司的老大后来一发冲天,一个比一个猛,后来我们金山出了不少创业者。
  我在2000年以后就开始管杀毒软件业务,后来我发现我们那几个兄弟后来干的都比我们干的好,帮我搞产品研发那个小伙子叫陈瑞,后来做了哔哩哔哩,帮我搞marketing这个人叫冯鑫,后来做了暴风影音。
  我发现有一个客服帮我去接电话,大客户一打电话他就去接,这个小子北航本业,去年我看人工智能特别火的一家公司,人家问我认识不认识陈博士,我说哪个陈博士,他说一个叫陈效良博士,我说那原来是给我做大客户销售的授权工程师。
  后来几年他跑到中科院去念书,出来以后开始人工智能专家,多重麦克风阵列,我看他们现在搞的很好,也拿了好几千万美金出来创业,最近发现这一串好像陆陆续续都知道了。
  我做到2003年,雷军就跟我说不行了,咱们做软件赚不到钱,咱们苦逼的做着软件,满地都是盗版,盗版盗到我们公司门口,那时候在知春路上,经常盗版光盘到门口卖,5块钱一张,金山软件大合集,我说这是我们公司做的,你到这盗版,他看了我一眼,他说怎么可能是你们公司,很小很小的公司,几十个人,我离开的时候,公司1000人。
  我自己在离开的时候,管了最后一个业务,是管网络游戏,也是雷军带忽悠带煽动让我去搞游戏,因为那时候陈天桥把游戏搞的特别火,我们去拜访了一次陈天桥以后,就觉得再也不淡定了,因为《传奇》收入太高了,什么新浪搜狐网易都扯的都干不赢。
  那时候我们眼里最牛的三大门户,也没有阿里巴巴这样的盛名,今日头条那时候还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,不是倚老卖老,那时候就是这样子,游戏赚钱就刹不住车了。
  所以到了2007年的时候,整个全行业就炸了,搞两件事,搞不了游戏搞电子商务,搞电子商务很苦逼。2007年我们搞游戏的时候,刘强东可能还在柜台上弄呢,但一看那年非典一上来,刘强东的电子商务崛起,淘宝崛起,那是2008年以后的事了。
  所以,在金山干了10年,干到第10年这个公司终于熬上市了,上市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光彩,因为我进金山软件的时候是1997年,你们知道金山软件是哪年成立的吗?1988年,我我老天,我去了一家古董公司,但是我们进去的时候就不一样了,就开始折腾,一系列的工具软件,安全软件,游戏,打仗,雷军今天的状态跟那时候一模一样,唯一的问题就是今天大,那时候小,整个状态全是那个样子,一帮人喊打喊杀的。
  2.蓝港上市:赚快钱不长久
  所以到了2007年觉得不得不去创业了,再不创业就老了,所以那个时候很多VC鼓动我,外面很多朋友也鼓动我,2007年正好金山那年上市,所以出来做了一家公司叫蓝港互动,那时候叫蓝港在线,香港上市的时候这个公司的名字叫蓝港互动。
  后来好多人问我,侯继勇也问我,意思就你挺傻逼的,当时你那么好,为什么先做游戏呢,做电子商务,做社交啊,为什么做游戏呢?我说那个时候做游戏真的很赚钱,2007年没有在电子商务上赚到钱,2007年的电子商务公司跑在前面的还在卖公司,该投降投降,该断粮断粮,就跟今天的某个阶段O2O是一模一样的,就是东西喊了半天不管用,说不行,还得撤。

  唯有一个巨赚钱的领域,就是每个消费者都愿意给你钱,这个不得了,2000年的时paytvel,说有流量,出来以后就是钱,后来发现这有点忽悠,最后发现原来是每个user给你钱才行,后来我们发现我们要做游戏,一做游戏就是又是10年征程。
  我们从PC游戏,网页游戏,一直干到移动游戏,所以干到第八年的时候,我们终于觉得自己发际了,坚持这个领域的研发,坚持这个领域的发行,坚持这个领域的品牌和人才积累,终于在这个市场最好做的时候赚钱了。
  什么叫最好做呢?移动游戏时代到了,我们赶在2012年以后,整个移动市场大风口,也就是做款游戏一个月就4000万,做一款就4000万,我们在那一年连续做三款游戏,每个月收入任何一款一发就是4000万月流水,而且那时候渠道给我们分成是求着我们的,那时候2012年2013年。
  现在不行了,现在渠道牛逼大了,没法跟你玩,那时候渠道是可以求着你把产品,把CDK给我,然后我们去接上,抢着接你的CDK,你拿七层,我拿三层,也没有刷榜,后来都是骗刷榜了乱七八糟的。
  所以,我们那年就运气特别好,就赚钱了,后来一想为什么一下就好起来了,因为你一下坚持了7、8年,一直在啃这碗骨头,原来难啃是市场拥挤,现在市场一起来,你的技术能力在,你的设计、美术能力在,等等在里面,OK,成了。
  当然接下来市场再度拥挤,腾讯一进来,我们又没得玩了。腾讯一进来,网易一进来,到了去年我发现,整个市场2017年腾讯网易就把份额拿到了七成到八成,我们当年进来做游戏的时候,陈天桥做的最好,大概那到五成到六成,已经觉得不得了了,五成以上就是巨头控市场了,但是现在中心化的公司一下拿走八成。
  所以,去年我一个朋友到了我的办公室跟我说,王峰你还不想明白,你赶紧把游戏代理给腾讯,你还瞎搞什么,搞一款赔一款,这都是刷榜,你也刷不起这帮人,你们上市公司也抗不住。
  蓝港上市那年,我们总共募了两亿美金在香港,当然也有我们在Pre-IPO的时候,PE的钱,上市的时候再募一亿美金,一下子觉得牛了,我又有两亿美金,可以大干一场。
  但是实际上后来发现,一个市场成熟,一个市场拥挤,一个市场竞争强度与你手里的钱那么多少关系没那么大,与时机,与策略,与稀缺性有很大的关系。
  所以我说这两次,不能说帮金山,因为老雷还是挺能干的,求伯君是董事长,雷军是CEO,我是从产品经理到副总裁,到SVP,反正干了7、8年觉得公司就是自己的了,后来发现自己没有什么股份,但那个感觉就很嗨,就是跟着一起往上走。
  3.创业二十年:痛并快乐的马拉松
  后来出来也其实蛮麻烦,创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我特别佩服侯继勇把媒体训练营,训练营这个词还挺好的,但是别叫媒体创业营,我特别害怕谁叫创业营,教大家怎么创业,这件事是教不得的,还有好多人从创业班训练出来了,吓死我了,我特别不敢,特别不要这样。
  能创业的人我告诉你,从小学一年级就看出来了,我告诉你,基本都是孩子王,他从小到大的状态,所以你就知道是那个劲儿就明白,他到哪他是中心人物,忽悠什么东西。
  后来大家看到很多人不是这样,很多人勤奋,学习成绩特别好,比如说学霸级的人物,比如说数学竞赛,行业里有好多这样的人,他也是那个领域的领袖,一定要在领袖气质,创业特别害怕搞励志,一咬牙说我们励志一下,再训练三天这事就不好玩了,就跑远了。
  我说我的一点经历,我做两次公司,我在这个圈子的名声不知道什么样,有人见到我说你不是这样的人,外面对你的评价跟你的本人不太一样,我说外面怎么评价我了?我后来想来想去,我也给自己挺不公平的,我说第一帮金山打工,把那个公司搞上市,10年;第二,自己出来做创业,也拿了一帮主流VC的钱,都是IDG、北极光、赛富,后来还有百度,都是最好的VC,那些VC名气都比我大,所以拿了最好的VC赚了钱,原来也在最好的公司打工,我说我怎么了呢?

  后来我一想,我就干了两次,一次是帮别人带着创业的状态去打工,第二次是真的创业,发现创业太难干了,创业真的不好干,以后你们不要听创业训练营的,跟我吃个饭,给你讲个悲催的很多状态,创业过程拿到钱,组到团队再到IPO,这是非常痛苦的过程,最后你发现,很多东西跟你设想的不一样,当然还需要运气。
  两次之后,我自己总结了一下,我第一场其实是在软件公司,你可以理解我经营的事,safutwer,第二次你可以理解是internet,只不过在internet一个细分领域,游戏领域,游戏是internet非常重要的能够赚钱的,能够提升公司市场价值的一个行业。所以,我觉得与其说是狭义来做游戏,其实在做互联网。
  我为什么说我做了软件加互联网呢?因为第三件事就是刚才主持人说我现在做的火星财经,火星财经一听这个名字是跑火星上去了,火星上哪来的财经,人还没上去,得看埃隆马斯克多努力。
  4.火星财经:一个创业老兵的新故事
  但是这个事是背后一个新的Logo,是我们在从事于区块链领域,一提到区块链马上把大家搞蒙了,因为我最后参加了几次区块链大会,我发现区块链大会这个形象也不一样,比如说我跟蒋涛一起办,CSDN办的大会,我也是帮手,我也参与,我就发现下面都是technology,主要还是技术,讲的技术比我们看互联网软件还要高深一些,不是那么容易懂,因为区块链这里涉及到太多的技术问题。
  但是,另外一个现象,你要跑另外一个没去对呢,那就是炒币,坐在他们一帮大妈,我去了几次就不点名了,都是朋友的会,说王峰你去演讲,这全靠你了,我说凭什么靠我,你会讲,你上去讲吧,然后我就上去讲,我刚一讲,我说我是火星财经王峰,下面就鼓掌,他就跟我说你现在出名了,他说大妈都在给你鼓掌。
  因为我最近做了一个节目,我给自己做创业以后,做了一个访谈节目,我跟侯继勇说不好意思,抢你饭碗了,我自己为了做媒体平台,我做了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平台,我就做了一个线上社群的采访,其实就是每周一次两次,最差的也两周一次,基本上把区块链这些大咖全对话一遍,不管是做公链的,技术领袖。

  包括一直到上个礼拜我问了Wtaolike,我跟他在我的微信里,玩了微信在微信里聊了三个小时,问了10个问题,问了技术问题、市场问题、信仰问题、产业问题等等,大家兴趣可以看,我建议你们可以看看,要不然听我这个东西完全无感。
  然后陆陆续续把李笑来,公链的领袖都问了一遍,陆陆续续我脑子里很多东西,然后我就把它输出出来了,后来我发现输出在哪传播最快呢?在炒币的市场里传的最快,因为这些人为了让自己炒币准确,总得听点有价值的意见,我原本是以为给这些开发者,创业者,投资者意见,后来我发现,他比我想象的力量大,因为他真正给了这个群体了,这个群体是炒币群体。
  后来我冷静想了,这个炒币群就是user,是一回事,只不过我们在过去长期的对象理解的是互联网的用户,consumer、user游戏可能叫player,其实跑到大话叫炒币,反倒讲的漂亮一点,投资者,只不过过去我们看到的只是给你投资,那IDG,我创业三次,每次都给我投钱,都是A轮,只要听说我一创业,立刻就过来,不管我做什么,关键是你小子又创业了,拿了200万美金给完高高兴兴的走了,捡到便宜,就这样去干吧,哪找到这么一个人,天天想着创业。
  但是说回来,这个领域不一样了,跟我们过去习惯的领域不一样,我不知道在座多少人参与了这个事情,但是我确实觉得解释起来非常困难。
  在今年北京大学120年校庆的时候,光华管理学院让我去做场演讲,我现在记得标题就是,区块链这个技术幽灵,能不能未来这个世界和相处,大家可以看一下,我应该有这篇文章,其实讲的挺好的,下面听的一片茫然,但是也有人鼓掌,谈的什么事呢?
  中本聪在2008年干了一件事情,这个人是什么呢?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日本人,但其实他是在外海长大的,他在2008年写了《白皮书》,现在这个行业有一个词叫白皮书,就是谈关于点对点,去中心化,分布式的加密账本。这里提到几个词,去中心化,P2P,电子现金,加密账本等等,其实他还有好多词在这里面,比如说共识机制,consensus这些技术概念,以及他的底层架构,建立了一个全新的世界,我们把它叫做比特币,它把自己叫比特币。
  我们没有料到的是,这个东西居然神奇般的,在过去8年时间里,从一文不名,几乎一分钱都不值,掉到地上都没有人捡,但是掉不了地上,它是BIT,它是数字货币,它是电子现金,就是没有人要的东西,一直到了去年历史最高点,能够每比特币几乎到了2万美金。
  我简单查了一下比特币成长的历史,在早期交易的时候,大概1美金能拿到1000个比特币,大概是这个样子,因为与它比特币生产机制有关系,他是做了一个大的世界级的计算机网络,所有的连接点,都可以参与计算,也就是挖矿(mining),都可以挖矿,这个词都是很生僻的词,大家可以去了解一下。
  整个大的去中心化网络,生成了比特币,比特币生成会越来越慢,因为他每隔一段周期他有递减,总共全球是,当时在设计者定义的是2100万枚,现在应该在一大半了,我总是记不得那么清楚,他自己本人手里有一部分,大部分流通到市面上。
  大家知道吗,最高到2万美金1枚,这个数字我跟你们一样,在去年的时候毫不直觉,我是一个Internet的创业者,所以,在整个过程当中,我看到比特币起来,发展,其实是没有太大的,洞察意识。
  大家知道吗,往往我们在all in一件事情,沉迷一件自己最擅长的事情的时候,可能这个世界轰轰烈烈改变,我们完全全然不知。
  我又很有意思,我又在前年,因为我还有一些投资,好多离我近的朋友知道,我除了创业,还有一个投资,我跟CSDN蒋涛,我们有过4、5年的合作,一直做一个,个人的天使基金,后来好多人投我们,包括阎焱也是我们的LP,开复也是我们LP,这好多人不知道。
  我们专门投什么呢?投这种科技型的创业者,投CTO,投产品经理,投有一些产业经验的中高层的经理,我们干的不错讲实话,我们基金干了三期,前两期都很赚钱,第三期还正在成长当中。我就不讲我基金的事了。
  但是这个过程当中,有一个好朋友过我打电话,这个人叫麦刚,麦刚那天忽悠我,投了两家公司,因为和喜欢他,扎的个小辫,长的很帅的男人,很聪明,就回来跟我讲社交等等,那一年跟我说推荐两个公司我都投了,第一个公司叫OKCoin,它现在的名字就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数字货币交易所,创始人叫徐明星。当然他还推荐另外一个项目,创始人也很火,创始人叫赫畅,就是黄太吉,我那年是在1个月之内,一人给他几十万块钱,徐明星给他多一些,可能给了100多万,就投了。
  投完以后我就没有再管,我万万没有料到,徐明星后来这个生意做的如此之大,今天大家知道数字货币交易所吗?数字货币交易所赚的钱疯掉了,我可以告诉大家,是成了今天区块链技术,区块领域,最具有头部资源的公司,甚至可以把它理解为,是数字货币这个丛林里的食物链最顶端,就是各家的数字货币,大到比特币,比特币的分叉币,已经兴起来的以太坊,以及各种垂直供应链的货币,都在这上面流转。
  我昨天下午还对话了另外一个人,叫币安的赵长鹏原来是火币网,当时我也差点想投资。就火币也很有意思,当时应该是另外一个非常知名的互联网公司,出来一帮团队出去做的。我没有多个投火币,投了OK。到了去年上半年,OK这个价值就起来了,我也没有在意。到去年年底的时候,当然这个ICO政府有很多政策上的监管和阻碍,屏蔽,所以很多公司往国外跑。
  陆陆续续我们看到,这个世界开始要出现一些新的变化了,就是又有一个平行空间出来了,这其实是摆在我面前的平行空间,如果我们不自己进去,你完全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变化,你还在做你手里的事情,客观来看,我是害怕我自己讲我了,因为我跟侯继勇说,我这一讲,大家都做,搞的我压力很大,我刚开始起个头,我觉得的自己很领先的,现在火星财经是区块链垂直媒体里面做的比较好的。我们同事告诉我,这个广告现在接单越来越多,所谓数字货币都在投放我们的广告,收入怎么样暂时不告诉大家,但是可能能盈利。
  而且盈利问题不重要,重要的是,未来他的金融体系,他还不是赚的makemoney,赚的revenue的问题,它未来是一个金融体系。
  5.区块链是金融互联网
  所以跑题一点的,我告诉大家,如果有人问我,你讲了半天,什么叫区块链呢?除了我刚才谈到的比特币,去中心化的P2P的技术,这个密码学的加密技术、数据库、以及社区共识机制以外,其实我自己的总结,我觉得区块链是一个,不准确的比喻,是金融互联网。那不就是互联网金融。有一点点像,但实际不一样。
  互联网金融依然是今天当前的映射到传统物理世界的东西,我不是说比特币就跑到虚拟世界了,我也不喜欢它虚拟这个词,但我想告诉大家,它的确是在另外一个平行维度。
  那打个比方是什么呢?我再打个比方给大家讲,可以理解为是90年代中期的时候,有一种技术的崛起,推动了Internet,今天大家你们受益于Internet,整个中国的经济我认为也受惠于Internet,我今天也佩服国家的领导人,领袖的宏观判断力,当时提出要用信息化带动工业化,大家觉得这是一个笑话,工业化不起来,信息化怎么会起来。

  今天大家可能不太怀疑了,甚至连小米也这么在做。用信息化,用互联网,像这都是老词了,现在讲互联网思维等等,但当年的宏观上的政策,就是用信息化带动工业化,因为原来的工业化才是老大。
  但大家知道吗,信息化的本质是互联网技术的崛起,才有大飞跃,传统技术,美国贝尔实验室,电波电话的技术,都已经pass很多年了。
  所以90年代的时候有一个东西叫TCP/IP协议,也就是互联网的传输协议,以及加上当时的browser(浏览器)的发明,以及超文本的出现,让今天大家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互联网世界,中国而且成为互联网强国,因为你用户量大,你的marketing cape也大,所以一路上几乎和美国对抗,中国的现代工业还没有到那个阶段,但是互联网已经拔上去了,进而催生像小米这种公司再次崛起,去跟苹果对抗。大家知道吗,受益于互联网。
  那进而又受益于什么呢?如果讲技术的底部逻辑,我认为受益于当时的TCP/IP协议,他互联网真正的技术。互联网的技术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复杂,什么大数据,那是数据堆出来的,你不能说我加一座就大数据了,说我做了一个大数据公司,你哪儿来的数据呢?我做一个人工智能的公司,我有算法,行没有问题,有数据吗?
  所以,今天的互联网已经被累积起来了,但是累计的根源来自于当年我们看的底层的技术,当然我觉得后来AI,还有很多迭代性技术我觉得都做的很好,否则不会催生这么多好的公司。但是我告诉大家,区块链也走过这一步,或者是区块链正在走向这一步,也就是所谓的从底层的比特币的,我把它理解为叫数字黄金。
  以及我们去年陆陆续续的看到的大涨的以太坊,他们拼写叫Ethereum,它的发明人也还有意思,这个人叫杰弗里·维尔克,是一个加拿大人,19岁写完这个以太坊的智能合约,智能合约写完以后,自己就ICO了,进而开放给所有的开发者,大家可以在他写的比较简单好用的智能合约的脚本程序上,写自己货币,其实就是发自己的电子货币。
  就是中本聪发了自己电子货币,就一闪,就没有了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然后这个19岁的杰弗里·维尔克,接了班,写了自己的smart contracts,就是所谓的智能合约。智能合约出来以后,数字货币开始进入繁荣的局面,我当时为什么觉得那个交易所没有兴趣呢?我不就卖个比特币么,到了去年下半年我才知道,我的天,百花齐放,什么币都出现了。
  有一个词叫Air coin(空气币),说这个币什么用都没有,就是一个空气放了屁,这个就是一个币,很多人说我发了一个币,你们全家都发币。但实际上,它有场景,就是确实在一些细分领域,哪些呢?金融,我们看到金融,包括我们熟悉的游戏,甚至还有很多和版权相关的确权,因为主要是P2P本身它大的去中心化结点里,把这个验证机制做成是全网终端来验证的,你没有办法造假,未来的学历造假、证书造假,一旦区块链技术都没有了。
  所以,最近可能你们看到,政府不再发文件,包括国家领导人,已经提到重视区块链技术像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已经提了三次了。但大家一说到区块链马上想发币。
  现在问题在于,政策的制定监管没有出来,昨天我一个好朋友发的产品,他把打车系统做了一个共列,我刚从他的那个地方回来,在义乌发了一场发布会。晚上我跟他喝酒,他说他要做一场实验,他要做什么呢?他要做一场关于电子货币或者叫数字经济的实验。
  我说什么叫实验呢?他就是想去尝试,这个尝试要参与到立法尝试,就是能不能通过企业自己的努力,让监管,立法层看到东西哪些合理,哪些要把它打掉,哪些是有害的,哪些是有益的。
  一个蛮可怕的未来的趋势是,陆陆续续的区块链不仅仅是改变我们看到的确权,去中心化的很多应用的场景,很多人狭义理解区块链就是那件事儿,就是所谓的去中心化网络,点对点网络,再加一个加密技术的数据库,让很多应用场景上有了区块链可以变的更安全、更可靠。
  但实际上,如果你去分析中本聪写的《白皮书》,他不是这么想的。中本聪写《白皮书》的明确写完以后,还对英国的当时的金融政策做了嘲讽,他的意思是,有信用的组织,可以发行自己的电子货币,而且这个电子货币可以在未来市场上锚定,流通,产生更大的经济现象。
  如果这个现象能够进一步发展下去,这个是非常可怕的。如果没有记错,今天还有一条新闻是美国还是欧洲那个国家,开始对比特币进行征税了。征税意味着他至少不把它当成一个什么也不是的东西了。它到底是商品呢?还是货币呢?还是证券呢?太复杂了。
  但显然,今天马蜂窝捅破了。你们可以把它高尚的讲叫什么呢?就是过去玩金融这个事情,是worhtsiht那些人,在华尔街玩的,但现在的金融,是被硅谷的几个码农玩的,就是硅谷的几个码农不满于华尔街,要写出自己的电子货币,进而写出跟这个数字经济相关的一系列的这个场景,一系列的包括从代币,我刚才讲token,包括token使用的场景、交易、钱包、行情全部在这里面。大家理解的大智慧。
  你会发现其实在数字经济里,完完全全复制一遍,甚至复制之后你发现,它产生了裂变式的反映,所以今天区块链产业在做什么呢?我告诉大家,有的技术好的,他们在做公链,什么是公链呢?就是写一套底层的协议,让他这个上面全部都支持他,很多人会把公链理解为操作系统,但不是,因为他是opensolt,他开源的,他是社群化管理的,它更像早期Linux那个精神,所以,这是一类人。
  第二类人,做数字货币交易,所以他会做exchange,去写这个交易系统,让大家的数字货币在上面流转,交易。
  第三类干脆写钱包,钱包有在线上的软件钱包,还有本地的钱包,还有硬件的钱包,大家知道如果你手里有1000个比特币,你会在网上随便放吗?你们知道现在比特币很贵的。
  反正李笑来有次和我吃饭他和我讲,他比特币特别多的时候,谁结婚就送点比特币。现在它不舍得了。还有好多人讲这些话,就是比特币当时拿在手里,就不在乎,就扔了,我都这样过,当时有人给我比特币,我当时就没有要。我也自己挖,就那个时候不值钱,但现在非常值钱,我们把它理解为数字黄金,就是围绕这个公链交易钱包行情甚至媒体。
  6.陷进区块链,all in第三次创业
  所以我在今天春节以后,做了一件事情,就是成立火星财经,大体可能你们能听懂我在做什么,这个公司将来怎么做呢?你这个公司怎么玩呢?
  第一,我们做了一个information的playtfom,也就是做信息服务平台,我们提供什么呢?提供咨询,提供快讯,你们说这个快讯有什么用?我们都看今日头条了,快讯很重要。因为这是给交易者看的。如果你是给交易者看的,大家知道吗?快讯到了分秒必争,而且是全球的交易者,所以我们24小时不睡觉。
  还有我们的快讯抓取来自于微博,推特,来自于很多重要的新闻,凡是跟crypt money、block chain、exchange相关的数字经济相关的词汇我们都把它抓取,我们也在用一些好的分词方式,包括一些好的主动推荐的方式,包括机器学习的方式,陆陆续续的会提升在这里面,提供这样的解决方案,那还可以做什么呢?
  还可以提供促成交易的一些手段,比如说行情,把行情放进去,甚至还有可能在上面做一些技术,让你一个技术就能解决每一个交易所的币都能达到,也就是抓取,类似于我们早期看到的很多互联网技术,都可以用到这里的服务,我本人的做火星财经的,在做一个区块链时代的信息服务平台。
  还有一件事讲做投资,所以我这个公司成立以后,就很多好朋友投了我,大部分都来自于区块链领域最优秀的一批人,我们拿什么钱呢?拿以太坊,我们不要人民币,不要美元,在这个世界里。
  我们发工资现在开始有一部分发以太坊了,我们正在讨论要不要每个月把工资1/3发以太坊给员工,你可以当成福利了,这多好。而且我建议不要卖掉,因为现在可能很便宜,越便宜的时候心里越开心,因为可能会涨起来。有人说他是商品,有人说是电子货币,但他其实有security的属性在里面。
  我们的广告哪来的呢?我们在全行业里大家给我们的大部分的token,主要我们收比特币和以太坊,所以我发现我做了一个蛮有意思的事情,我连续创业了20年,早期是假装创业在很努力的工作,但是我自己发现我去的比较早,算是创业了,后来就是真创业,把公司做到上市,这次又来,所以经过了三个时期。
  但我觉得今天的状态其实很有穿越的感觉,但是我觉得那个状态很快会回来,因为你们都会来,说句不太准确的话,我估计一年以后你们很多人会在台上我今天在台上讲我今天说的话。
  你们很人讲的话,一年以后你们可能会发现,你们错了,所以我请大家适当的关注区块链,不要那么疯狂,我进去了,我all in进去了,我给大家讲,我把上市公司的CEO都不干了,我把自己干掉了,我在前不久跟我们董事会进行了激烈了讨论,最后是我辞去了上市公司CEO的职位,挂了一个董事长的名字,给了我多年创业的伙伴,索非亚,是我原来从金山,蓝港一路走过来。
  当然我蛮感激他的,他愿意帮我做,我们上市公司业务还不错,我们把游戏卖给腾讯,把网剧、视频卖给爱奇艺,也在卖给腾讯,腾讯视频也在拿我们的网剧,我们其实做了一个provider,但是这场对我来讲,我觉得是一次完全不一样的旅程。
  说到这我想真心的跟很多媒体朋友说,我是超级喜欢创业的人,我原来小时候不知道,小时候没有创业,因为那时候挺苦的,但是我今天发现我超级喜欢创业,我真心的告诉你,什么是创业的状态,或者创业什么是触动你的,就是那一刹那的行动。
  大家很多人都是以为是深思熟虑,老谋深算出去创业了,这怎么可能呢,我告诉你,那个来临的时候,你就动手吧,当机遇来的时候马上就动,创业最重要的能力其实是行动力,但是这个行动力哪来的呢?
  我去了好多次湾区,我常常不去,但是一次就待半个月,或者有时候待一个月,我有一次去湾区,我说我一定要找到乔布斯的家门口,到处绕,网上也查资料,到底哪是他家,都说不清楚,我当时告诉你们真心话,我在他家门口,车停下来的时候,有一种眼泪要流下来的状态,真的一刹那,怎么这个这么能呢,怎么对世界做出这么大的改变呢,这太不可思议了,就这么一个房子里面出来这么一个人,你那时候感觉他活着,我日后这样的感觉在我的心里留了很久抹不去。
  我后来有一次跟我很好的朋友讲过,我说,一念之间改变世界你信吗,改变世界是一念之间的,不是苦心积虑的,当你有一个idea,一个新idea的时候就行动吧,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创业者,一创业就问来问去的,这个公司多少钱,我现在一年好几百万,我怎么创业?
  我前两天跟我一个朋友吹牛,他听了楞了,我说2007年,我离开金山软件的时候,有多少公司找我,你们难以想象,因为那时候就那么一家好公司,我这个公司排第二号任务,你就知道了,VC给我钱,几乎好多公司都给我发过offer。
  有一家外企给我开过年薪400万,2007年,我在早期是没有这么好的工资的,一年400万,听起来还是蛮诱惑的,但是我给自己创业前三年,我跟亮星两人每个月拿2万块,我们坚持了4、5年,上来我一度差点很痛苦,他说外面人嘲讽你,说你脾气不好,又急躁,等你看笑话,我说没关系,我会忍着说这句话的。
  所以我们IPO的时候,其实我们是蛮感慨的,我们去香港一路上,杀进香港敲钟那天,真的是路上非常感动,我就跟他说,现在觉得我们做到了吧,就我们俩,我在飞机上跟他说,我说我们做到没有?他说做到了。就是那个心气儿很重要,绝对不能死掉的,有好多人一创业就东张西望,我不是,有人说你这个路都错了,我可能也不会完全撤。
  因为有的时候常常像个打洞,当你发现一个机会,你要钻这个洞的时候,这一刹那是冲动,你有一个idea改变自己了,总而言之改变了,但是那一刹那的时候,你决心做吗?我告诉大家,一做就发现,那个洞是打不通的,里面是发现又有石头,又有泥,怎么办?这个过程是你创业最具光芒的时候,所以当你进入这个状态的时候,你就是真正的创业者了,谢谢大家!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网赚论坛之家

GMT+8, 2018-10-24 11:4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